岳西义工联合会 发表于 2019-4-16 22:12

补:【2019年3月25日】团县委及其他公益组织一起看望刘爱桃家庭纪实

  3月25日上午,团县委聂蓓书记带大家(岳西几家公益组织)一起去城西廉租房看望王耀辉同学和他的母亲刘爱桃。到他家去之后,发现人不在家,于3月24日晚又住进了县医院。
  大家一起来到县医院,刘爱桃已经陷入昏迷之中。大家向医生了解她的病情。没一会功夫,护士说刘爱桃已经停止了呼吸。
  十七岁的王耀辉同学一时间成了事实上的孤儿。他喊来了他的姨父,姨父来了,他更多的表达的是无能为力。
  聂蓓书记代表团县委现场捐款2000元,刘节焰代表映山红爱心协会捐款3000元,王岳生主任,王华会长,王辉代表义工联合会捐款2000元。一起将捐款交到王耀辉同学的手里,资助他为母亲办后事。


  前期走访刘爱桃王耀辉母子家庭情况 王耀辉,今年17岁,母亲刘爱桃今年40,患上肺癌(晚期),生活不能自理,为了照顾生病的母亲 只能缀学在家 还有一个4岁的妹妹,暂时托亲戚照看。家里是单亲家庭,没有任何经济来源,有上顿没下顿的,实在走头无路了,望好心人帮助。家住岳西城西和煦家园一号楼十一层十一户,联系方式是:15391925082
    当晚,义工会员胡应虎、黄新宇、王小毛等立即赶到王耀辉家了解情况,女主人已不能正常说话,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两三个字,我们只能从王耀辉口中了解一些情况(他妈妈的感情纠葛,他也不是很清楚),具体如下:刘爱桃,女,40岁,家住城西和煦家园廉租房一号楼十一层十一户,儿子王耀辉,刚过17岁,本应读高一,但已经辍学大半年,女儿四岁,因无力扶养,寄养在刘爱桃退休的大姐姐家;房子面积狭小拥挤,因为女主人已经病重、孩子毕竟还是孩子,所以屋子也很凌乱,三个人除了低保,再无其它收入。
      老家在温泉镇汤池村的 刘爱桃是一个不幸的女人,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,由大姐把她扶养成人,嫁到温泉镇龙井村,生下儿子王耀辉,两年后和丈夫离婚,独自扶养儿子,后结识了六安的一个包工头,生下了女儿(两人未领结婚证),两年后(2017年)自己不幸得了支气管肺癌,经过一年多的辗转治疗,正月住院一个星期,医生说无进一步治疗办法了,只能止痛,现在已到晚期,在家中躺在床上休养,不能动弹,处于沉睡或浅昏迷状态,有时候小便失禁,由17岁的儿子王耀辉服侍(王耀辉2018年下半年在县职教中心学校高一报到后就一直辍学),前期因为小便失禁,尿湿了垫单和被子,王耀辉就把垫单洗了晾在阳台,因为天气不好未干,所以刘爱桃只好睡在凌乱的被絮上。
       刘爱桃前夫在外打工,多年无音讯,更别说扶养王耀辉和给钱刘爱桃治病了;后夫(法律上不是),只付给女儿一定的生活费。刘爱桃的大姐和大姐夫原缸套厂退休,工资也不高,大哥年纪大了,无法照顾刘爱桃,二哥以前打工做保安,前不久也离婚了,条件也不好,小哥也得了类似的重病,三个哥哥都没多大能力照顾刘爱桃。刘爱桃治病钱全靠政府报销医药费和轻松筹上筹得的几万元。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补:【2019年3月25日】团县委及其他公益组织一起看望刘爱桃家庭纪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