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江水 发表于 2019-1-24 11:39

拜 年

本帖最后由 春江水 于 2019-1-24 15:10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拜          年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根据真实事件整理)

    记得那是1984年元旦前的事。
    八十年代,山区学校的办公室,里面有校长、有主任,有年纪大的、有年纪轻的,有正式的、有民办的;山区的老师,比起畈上的老师或者城里的老师,虽然条件艰苦一些,因山里人淳朴善良尊敬老师一些,所以比畈上的或者城里的要吃香一些;但我们所在的地方,是属于两县交界地,是交通要道,当地许多人属于路边的茄子那一类,老师的境况可想而知,很少尝到尊重的滋味。
    半晌午,正好课间,一个年过半百、衣冠楚楚、体形富态、官派十足的人,走进了我们的办公室。
    有生人进来,大家立即停下了手中的活,我们这些新兵蛋子以为是上面的领导,大气都不敢出,默默地注视着。
    这位生人毕恭毕敬地站在办公室中间,轻轻地咳了一声,开始说话了。
    “你们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,为我们山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,我代表人民感谢你们。”声音洪亮,字字铿锵,让我们荣誉感满满的,激动地差一点流出了眼泪。
    “今天来,我就是来向你们致敬的,来给你们拜年的!”他一边说,一边从衫袖窿里拉出一幅卷帘式年画,展开在胸前。
    上面是山水画,下面是十二个小方块日历,中间是用毛笔写着的三行字:
    各位老师新年好!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 潘某藩   敬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1984年元旦
    校长主任都蒙了,上前敬烟,接过年画,赶紧招呼搬椅子、泡茶。
    那个时候,元旦前单位上班的人,几乎都会收到一张价格在一块钱左右的年画,上面还会盖有单位的公章,老历年前,贴在家里比较显眼的地方,甚是荣光。至于这样卷帘式的年画,一般单位是舍不得买的,因为比我们平时发的要贵一两块。当时除了政府给军烈属和单位给职工送年画,其他人送年画,那真算一桩大奇事。
    看着年画,望着老人,我们觉得就是累趴在讲台上都值。
    有课的老师和来客招呼一声,去上课了,留在办公室里的人,陪着他聊天,大家都说着恭维、感激的话语,感觉真暖。
    这个时候才明白:客人是邻县晓天街上的,步行近20里,专程赶来的。校长立即吩咐管食堂的人去食品组买菜(肉),客人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站起来,拦住了准备去买菜的人。
    “我就不打扰你们,不在这里吃饭了!”大家都站起来挽留,校长紧紧拉着客人的手,极力挽留。
    “你们留我吃饭,买菜、买酒、买烟,至少要花个20多块钱吧?”校长一个劲地点头说“应该的应该的”。
    “我不在这里吃饭,你们干脆给20块钱我。”整个办公室死一般的寂静,隔壁教室朗朗读书声格外刺耳。
    校长从内袋里扣出一张黄牛皮(5块的)递给了客人,面无表情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,我们傻傻地站在那里,看着客人的背影消失在山嘴。
    后来听说,公社里的几个单位都收到了一模一样的年画。





全食侠女 发表于 2019-1-24 11:50

哈哈,看到衣冠楚楚,官派十足后又看到毕恭毕敬站着拜年,我还在想晓哥怎么也会出现文风不严谨时候呢?难道贬义词褒义词搞混淆了?看到后来,明白了,哈哈~

春江水 发表于 2019-1-24 15:12

全食侠女 发表于 2019-1-24 11:50
哈哈,看到衣冠楚楚,官派十足后又看到毕恭毕敬站着拜年,我还在想晓哥怎么也会出现文风不严谨时候呢?难道 ...

真人真事真感受。

小庄 发表于 2019-1-24 16:02

:myga::myga:

花发童子 发表于 2019-1-24 16:30

陈年旧事也有趣:hy:

全虫 发表于 2019-1-25 09:13

   老江湖!:娃子: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拜 年